快捷搜索:  

完善我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 券商将更重视资本杠杆率等指标

本报记者 昌校宇

中国人(ren)民银行(下称“央行”)宏观审慎管理局9月22日发布题为《完善中国特色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筑牢系统性金融风险防线》的(de)文章指出,继续研究推动建(jian)立系统重要性保险公司(gongsi)(gongsi)、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评估与监管规则,进一步完善监管制度框架。

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(dui)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加强对(dui)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的(de)评估与监管,不仅对(dui)宏观审慎政策的(de)落实有重要意义,而且对(dui)在经济下行环境下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十分必要。”

拓展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

监管范畴正当时

兴业研究公司(gongsi)(gongsi)金融监管高级分析师陈昊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介绍,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为防范金融机构“大而不能倒”所产生的(de)潜在风险,金融稳定理事会(FSB)等国际监管组织探索出台了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、保险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评估和附加监管要求,并对(dui)各经济体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和保险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评估和监管原则进行指引。在FSB制定的(de)原则之下,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监管机构也陆续出台了关于系统重要性银行、保险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金融机构的(de)评估和监管框架,从而加强这些大型金融机构的(de)风险抵御能力和有序恢复、处置水平,降低其出现风险的(de)可能,以及出现风险时对(dui)金融体系的(de)负面影响。

“2018年,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《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(de)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,正式开启完善我(wo)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之路。”陈昊进一步表示,此前,我(wo)国已就系统重要性银行的(de)评定规则和附加监管要求出台了相关规定。然而,随着我(wo)国金融市场的(de)改革与发展,近年来保险及其他(ta)类别金融机构的(de)规模和对(dui)我(wo)国金融体系的(de)重要性也有所提升,进一步识别、认定其他(ta)具有系统重要性的(de)金融机构不仅符合国际监管趋势,同时也有利于我(wo)国进一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,将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(de)监管范畴由银行拓展到其他(ta)金融机构。

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,我(wo)国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已公布;并就系统重要性保险公司(gongsi)(gongsi)评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。目前在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方面“暂无具体动作”。

对(dui)此,明明认为,我(wo)国银行业和保险业体量大、集中度高,重要性高于证券业;同时,我(wo)国直接融资比重占比相对(dui)较低,仍以银行体系为核心的(de)间接融资为主,因此,对(dui)于银行业和保险业监管的(de)紧迫性、优先级比证券业高。

在招商证券宏观联席首席经济分析师张一平看来,由于证券业机构相比银行、保险公司(gongsi)(gongsi)更加市场化,风险偏好(hao)也更高,需要更高的(de)资金杠杆率、风险管理要求、流动性等监管要求,所以实施难度较大。

资产规模居于前列券商

或能“上榜”

根据《指导意见》,“证券业机构”指依法设(she)立的(de)从事证券、期货、基金业务的(de)法人(ren)机构。同时,评估指标主要衡量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经营失败对(dui)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(de)潜在影响,包括机构规模、关联度、复杂性、可替代性、资产变现等一级指标。

陈昊预计,未来监管层或将参照此前FSB对(dui)于系统重要性非银行、保险机构的(de)评估标准,结合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的(de)评估要素制定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的(de)评估标准,具体要素或将包括规模(如总资产、存量客户资产等)、关联度(金融机构间资产负债等)、复杂度(结构复杂度、运营复杂度等)、跨境活动等。

结合上述监管要求,以及考虑到券商业务的(de)规模、复杂性高于期货公司(gongsi)(gongsi)和基金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发展情况,对(dui)于头部券商附加监管相对(dui)更为迫切。

陈昊认为,证券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附加监管要求或将集中于净资本、资本杠杆率等相关指标,及恢复与处置计划等。

根据《证券公司(gongsi)(gongsi)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》要求,证券公司(gongsi)(gongsi)经营证券承销与保荐、证券自营、证券资产管理、其他(ta)证券业务中两项及两项以上的(de),其净资本不得低于人(ren)民币2亿元;证券公司(gongsi)(gongsi)必须持续符合资本杠杆率不得低于8%等风险控制指标标准。

同时,证监会对(dui)各项风险控制指标设(she)置预警标准,对(dui)于规定“不得低于”一定标准的(de)风险控制指标,其预警标准是(shi)规定标准的(de)120%;对(dui)于规定“不得超过”一定标准的(de)风险控制指标,其预警标准是(shi)规定标准的(de)80%。

目前监管对(dui)于证券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资本的(de)入门要求并不算高,但对(dui)应到具体业务时,另有“附加”门槛。例如,证券公司(gongsi)(gongsi)融资融券的(de)金额不得超过其净资本的(de)4倍;对(dui)单一客户融资(含融券)业务规模与净资本的(de)比例前五名不得超过5%;接受单只担保股票市值与该股票总市值比例前五名不得低于20%。自营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的(de)合计额不得超过净资本的(de)100%;自营非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的(de)合计额不得超过净资本的(de)500%。

综合来看,头部券商的(de)业务发展相对(dui)全面,净资本也都达到较高水平。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,净资本排名前三位的(de)券商分别为中信证券、国泰君安和华泰证券,净资本规模均超过1000亿元。此外,海通证券、申万宏源、银河证券、招商证券、国信证券、广发证券、中信建(jian)投证券、中金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2021年净资本也位居前列,均在600亿元以上。

根据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认定方式,明明认为,未来评定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或将采取“规模为主,综合评定”的(de)方式。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按照规模、关联度、可替代性和复杂性四个维度共十多项指标综合评估。目前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资产规模合计占我(wo)国银行业总资产的(de)60%以上,因此资产规模居于前列的(de)券商有较大可能“上榜”。

张一平表示,结合对(dui)系统重要性银行的(de)监管来看,对(dui)于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中的(de)券商,可能会在风险覆盖率、资本杠杆率、流动性覆盖率、净稳定资金率等指标上有更高要求。

谈及券商被评为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后的(de)监管措施,明明认为,预计会对(dui)其净资本、资本杠杆率、风险资本准备、展业进程潜在风险问题进行相应监管,促使其良性健康发展。

陈昊认为,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评估与监管规则的(de)制定和出台,一方面将加强大型金融机构的(de)风险抵御能力和有序恢复、处置水平,降低其出现风险的(de)可能;另一方面也能有效的(de)完善恢复和处置规则,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(de)可能。

在明明看来,评估与监管规则正式出炉后,有助于券商集中度进一步提高,也有助于我(wo)国直接融资比例的(de)提高,促进经济健康发展。

(责任编辑:韩艺嘉)

查看余下全文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资本,券商,金融机构,保险公司,证券公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49人留言! 共有:149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